沁凉薄荷

一笑而过不喜红尘 穷极一生只爱一人

【贾正】暗恋班草的课代表

*双旦贺文鸭

*班草正&英语课代表贾

*ooc预警









文/沁凉薄荷









00

“这道题你不会?”





“快教我啊,笨蛋。”









01

“诶,正廷,你去不去A高?”







“嗯……我考不考得上还是一个问题。”







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别人这样问了。只不过每次朱正廷的回答总是这样如出一辙。







关于成绩的种种问题都太过于现实,“考不上就没希望”已经深深烙在了学生的心中。如果好皮囊也可以帮忙加分的话,朱正廷肯定是状元那一类的。“班草”高高的头衔早就在入学是被安在了头上,学习似乎成为了副业。







刚与人分手,肩膀上又搭上另一个人的手。







“傻站在这里干什么,一起走啊。”呵,这不是前几天才被老班换到他旁边来坐着的英语课代表吗。







“黄明昊,你别老是缠着我啊,很烦啊。”对于朱正廷这些嫌弃的言辞,黄明昊老只是笑笑,就像过往烟云一样,满不在意。








“沙沙,沙沙。”萧瑟的秋风不断地撩拨着枯燥的树叶,又让碎片似的寒冷莅临人间。朱正廷捂紧了自己厚厚的针织围巾,在不知觉间牵住黄明昊的手,向着地铁站徜徉而去。









02

要问起黄明昊是何时喜欢上朱正廷的,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,可能有意无意间就喜欢上了吧。







班主任上课老是喜欢点朱正廷起来回答问题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没听讲还是羞于在大家面前回答问题,每次老是支支吾吾含糊不清,最后实在没招了,就把自己的课代表换到他旁边去坐。







这正好合黄明昊的心意。从那以后,黄明昊再也没有上课眼神东瞟西瞟,认认真真做那些他早就已经在课外了解到的英语知识。因为他知道,身边这个人,永远比看起来要重要很多。







“relationship”就在不久之前——期中考试过后,朱正廷一大早拿着首填全错的卷子站到黄明昊跟前,不知为何尾音颤抖地说:“你……帮我报听写吧。”黄明昊刚想打趣地朝他调侃几句,这一仔细看才发现,原来这家伙刚刚去办公室被说哭了。这一下子就把那些组织了半天的玩笑话全堵在黄明昊的胸腔里了,半天才终于吐出一句:“嗯,好的。”过了余久,发现朱正廷还没有离去,才恍然大悟:“没关系的,擦擦眼泪,我们下次加油!”一边递给他一张餐巾纸,一边拍拍他的肩。这下朱正廷才像个乖巧的孩子,略带些蹦蹦跳跳回了班。






“这个单词你不会吗?”当第一次报听写十个单词错八个的时候,黄明昊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从小耳濡目染的,就是“爱一个人就要对他尽心尽力”,于是乎……








“这个这个还有这个,通通带中文抄五十遍。”







随后甩着自以为酷逊的姿势,甩着黑白条的校服外套,转身离去。







朱正廷望着这实际滑稽的奇怪样子,不禁哑然失笑,两眼弯成两道新月样的细缝,贝齿半咬着薄唇,惹得余光偷瞄的黄明昊晕红了半边面颊。









03

寒冷的风以一种迅速且不易发觉的方式,悄悄掠夺了秋季,感觉还没过几天就从万圣到了圣诞。于是,大街上,商场里,甚至学校周边,都洋溢着节日那种欢快的气氛。







由于备考,因此即使是这样的环境,留给黄明昊的,也只有泡面和试卷。









叮叮当当,时针刚好打到晚上九点。







放下手中握紧已久的笔,放眼窗外,星星早就缀上了天,街边树上的彩灯流动着,跳跃着。家对面的商业街早已是灯火通明,《jingle bells》的旋律也从门缝中挤进来,舞动着。黄明昊的心在一刹那间突然炸开了花,立刻站起身来,穿好羽绒服……








就在他准备开门的时候,门铃抢先一步地响了。他打开门,恍然如梦,朱正廷?







“嗯……你陪我去逛逛商业街好不好呀?”那人略带些鼻音的说道。







“好呀!”显然对于朱正廷这样的问题,黄明昊十分乐意。









出了门才发现,原本颜色杂样的街边梧桐,早已是金黄一片,地上落英缤纷。零度左右却并不生冷的风吹在两人裸露在外的肌肤上,让人直打寒战。“咕咕噜噜”的叫声从身边传来,黄明昊不禁笑道:“哈,要去吃宵夜吗?”略带调侃的语句让原本就害羞的朱正廷别过了头,半晌才回应:“这可是你要吃的!我是陪你!”







一碗馄饨下肚,寒意消了不少,黄明昊抬起手看了看表,神情一紧,立马就拉着朱正廷的手往外跑,急急忙忙跑到了广场上,黄明昊又看了看手表“嗯,距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。”








“怎么了啊!”朱正廷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问到。







“哦,没什么,”黄明昊从背包里掏出自己出门前抓进背包的白纸和笔,“圣诞节了,你总要写点东西给我吧。”刹然间,朱正廷看到在他递给自己笔纸的同时,黄明昊的脸出奇的红了。








在深紫的夜幕下,绯红的面容像极了熟透了的油桃,印在了朱正廷的心里,在周围的喧闹之下,显得颇为美好。








就在朱正廷和黄明昊互相交换完写好的纸条时,广场的大钟发出了响彻人心的鸣声。







这时,他俩似乎是串通好的,不约而同地打开了纸条。







“Bustling curtain,I'll accompany you

 when the sunset is over”

 【译:繁华落幕 我陪你落日流年】








“窗户……日落……诶?诶!”就在朱正廷把文本翻译成中文的时候,伴着钟声扬起的风戏剧般的牵住了纸片的手,飞上了深邃的夜空。









还未等朱正廷多想,黄明昊温暖干燥地手掌牢牢地包裹住了他的手,十指间尽是道不尽的安全感。想侧头看那个他爱的深沉的男孩,男孩的唇轻柔地覆上。黄明昊的唇同看起来那样丰厚,裹挟着少年独有的气息侵袭而来。许是片刻亦或是须臾,那是个短促的吻。朱正廷抬眸,看少年的眸子里那个笑的明艳生花的自己。是了,一吻渡情,刹那足矣。







先是余光瞥向了倾满夜幕的绚烂烟花,之后便是无尽的陶醉。广场上所有的人们都为这片片流光所留足观望,唯唯还只有朱正廷一个人愣在那里,牵着黄明昊的手,脸涨的通红。







04

又是一年的寒假啊,快乐。朱正廷一边清书包,一边臆想着自己寒假愉悦的雪天生活。








同学们都一个一个接着告别与离去,最后,又是缘分的撮合。是朱正廷和黄明昊啊。







气氛似乎有一丝丝的奇怪,朱正廷手上飞快的捡着文具书本,黄明昊却什么事也不干就在那里站着,眼睛却一刻不停地从门口看向自己的同桌。







就在朱正廷快要奔出教室的那一刻,黄明昊拉住了他的手,竟有些羞涩的说。







“朱正廷,我想说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





背影朝着黄明昊的朱正廷抬了抬头,昂着脸说:“其实……我也很喜欢课代表呢!还有……我看懂了那句英文哦!”








黄明昊松开了朱正廷的手。








“那我最爱的英语课代表!我们下学期再见吧!”







是啊,我最爱的人我下学期一定会约你在同一所高中,看我们独有的日出日落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@是鹅然呀

2019,你好


文笔垃圾的小薄荷祝大家新年快乐!
马上2018要结束了QUQ
有一点点的不舍
但是我相信2019会更美好'!
让我们在2019继续加油爱贾正吧!
46szd!!!
@是鹅然呀 我亲爱的姐姐也要快乐鸭!!!

(小声bb:我可不可爱)

我做的,是贾正的梦
@陈果儿  @antoni13
姐姐们好棒!

【贾正】淫/乱/巧/思(上)

*曾用名:难已忘记


*欲,描写文学



*ooc预警



*要骂骂我,跟他们没关系



*xxj文笔请见谅










文/沁凉薄荷














#



“我们好像在哪见过”

黄明昊是这样对朱正廷说的。












第一次的初见的确是背影,但却让黄明昊着了魔,像用刀仔仔细细的刻在血肉之中一样,他甚至幻想出了面貌。












青春梦中的淫/乱巧思,那人就好像是常客。温润梦境中的翻天覆地,上上下下的顶/弄。常常第二早醒来床单就是一片狼藉。人们都说做的梦是会忘记的,但是黄明昊从来没有忘记过那潮红的面颊。












似乎事情发展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痴痴呆呆坐在咖啡厅的橱窗边,望着来往的人流,好像就是有那样一个人在眼前游荡,撩拨着黄明昊的心弦。












自己似乎是走火入魔,开始夜不能寐。说来荒谬,黄明昊被一个不知名姓的背影下了蛊。他恨不得身边都是那美人。












要说那个背影有多绝世,其实也没有。不过是半透衬衫,纤细腰肢,笔长双腿,傲人气质,活脱脱是小妖精转世。油然而生的占有欲,简直就是心病,黄明昊一天不见到这魅妖就一天辗转反侧睡不着。












回遇。那人比他想象的还要艳,简直是魅到了骨子里。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懵懵懂懂不知所云的话语就是可爱极了。黄明昊想听那略带烟味的嗓子在他身/下/喘/息。下颚线好像是黄金分割出来的吧,都没有肥肉存活过的痕迹啊。那人真的太白了,是现世男版的白雪公主,是前几天刚下的雪化成的人。黄明昊不想用过多的赞叹来表现他的样子,或许只有热烈的亲吻与呼应才能认清这人是现实。但即使是现实中的,也是天仙下了凡。










黄明昊炽热的目光望得那人耳框通红,忙撩了撩边上的发迹,尴尬的咳嗽几声。这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,这人真的是可爱的出奇。像一只初出茅庐的小兽,丝毫没有被世俗烟尘沾染过的痕迹,单纯得像天边奶白的云彩,让人妄想挽留,却遥不可及啊。









立秋后微凉的风仍没有吹走脸上泛起的红晕,而这却刚好正中黄明昊下怀。似一把火燎了他的心园,还在熊熊燃烧。









血丝蔓延在面颊上,锁链攀上了黄明昊的心上,啪嗒,落了锁,钥匙却被一位天仙抢了去。










##

确认关系其实只用双方一个允,就可以拉拉手,亲亲嘴了。









只不过那人仙过于羞涩,每次黄明昊的嘴刚要碰到他的脸,就别了过去。这可把黄明昊急坏了。









萧萧瑟瑟的秋风带走夏天的酷热,换来了清爽和金黄。从一开始到现在,朱正廷的头一直就没抬起过,就在黄明昊准备问候的时候,眼前突然闪过他的面颊,接着就是嘴边一软。









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,就像春风拂过脸颊,你还未察觉,它就已经带动了万物,包括在遇见朱正廷后边的敏感的心。但是那软软的触感仍然在那片区域反复流淌,温温热热,上面还带着刚涂上的甜腻唇膏,散发着浓浓的草莓果香。










这也就是为什么一直到好久之后,黄明昊也经常回忆起。这仿佛就预示着,他和朱正廷的恋情不会是想他想象的那样翻天覆地,那样你侬我侬;在所有的爱恋情怀背后,都将携带着青涩和懵懂。









###

世人常说,“人们常常在徘徊犹豫沉浸自己世界的时候错过了那株最美丽的花。”










黄明昊很庆幸,自己在朱正廷的世界里迷失,但是又在迷失中,获得了真我。









夜晚因为美人和美酒变得美好绚烂,窗帘和床单都是他喜欢的淡米色,正好可以把他的肌肤衬得光洁皎白。黄明昊喜欢让朱正廷光着身子和他做。他真的好喜欢他的一切啊,这比他每天做的那些虚浮美梦都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。他爱他的羞涩,他爱他的胆小但体贴,最爱的,还是他在被疼出生理眼泪后仍然去亲吻他的发旋,说自己很爽。









记得第一次,朱正廷慢慢的下去,不适感让他挤出了莹泪。这天仙向来是娇生惯养,吃不得苦,刚准备起身,就对上了黄明昊那双略带一丝丝红色,瞳孔放大的眸子。旋即他就亲了亲他的睫毛,眼泪未干,扶着,自己坐了下去。










好似如沐春风,黄明昊很难想象自己上辈子到底是给月老红娘烧了多少香,才今生今世遇到了这样绝世的人儿。









挥之不去,难已忘记。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🍀爱你们



🍀我的双生儿姐姐 @是鹅然呀


love&peace




下随缘


一份严肃的生日祝福

祝炒鸡美丽的 @小松菜菜子 生日快落鸭!

越来越美腻哦


可爱妹妹:

@小松菜菜子  原谅我放学回家才给你发这个 发完我就潜水了





今天是你的生日呀。




一想到我们的鸡排妹即将迈进16岁的大门,当然,如果是高高兴兴的那就很好啦。




嗯…怎么回事突然有些词穷,把我们两个经过的事情都笼统地拉出来说一遍也太长了,那我就简单地说一下你对于我来说的印象吧。




你还记得吗?曾经有一次,我让你猜猜我给你的备注是什么,那时候你猜的半天急得不行,我却卖了个关子,没有告诉你。




现在是揭晓迷题的时候啦。




山楂树。




是不是很惊愕?但是这的的确确是我一直以来很中意的一个名字,所以我把它赋予给了你。




山楂树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东西啊。纯洁的校园恋爱,少女小小的暗恋心思,少年收到的粉红色情书,被风吹起的白色裙摆,好像都能与这个东西挂上边。




我记得很久之前,有一部叫做《山楂树之恋》的电影,具体剧情记不清楚了,但是当年还青涩着的周冬雨,轻轻勾着内心的一小块。




“我的山楂树之恋,只有是和你才会纯洁。”




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。




其他的话我憋不出来了,答应你一辆车,不会鸽。




ok




那就祝我心目中那棵最茂密的山楂树,生日快乐啦。




我很爱你。



哔——
我死了
绝美对A
往后翻看思爹拍摄的绝美廷哥在线秀腹肌
(图源见水印)

【贾正】廷,昊

*he预警,ooc预警

*第一人称昊&第二人称正

*源自上语文课时的灵感突显

*爱他们,要骂骂我

*假装现背

*薄荷爱你们

文/沁凉薄荷

00

“雨后初晴的阳光,会是你吗?”

01

我怎么也没想到,你会在这炎热的午后病倒。

校医跟我说你是患了风寒,发了高烧。

这仿佛突如其来的雨,让我这株草显得有点手足无措。

02

略显笨拙地把你背起,推开寝室门,轻轻的放在位于下铺的我的床上。

你好像是贪恋温暖,睡下了还紧紧抓着我的手臂。40℃的体温在我裸露的手臂上蔓延,像是一把火,燎了我的一块心园。

我坐在床边无所事事的望着你,你却仍然闭着眼,呼吸着,熟睡着。 你好像一只小鹿,缩在那里。平常你不让我们说你可爱,但是你真的好可爱啊。

窗外烈日当空,暖风吹的几棵椰子树摆来摆去,是盛夏的清爽啊!

凝视着你那映着阳光的你的脸,我竟一时间恍了神。

03

由于我们两家离得近,于是我们俩便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发小。

有的时候我真的弄不懂你。

明明是以艺术全国第一的优越成绩考进学校,却偏偏在分班的时候走进了我们班—— 一个文班,你甚至还向我这个课代表要了全套的语文笔记。

你第一次统考考的并非尽如人意,就当我忍着满腔勃发的情绪问你是不是脑子有坑的时候,你竟然突然抬起头,十分自然地说:

“当初不是说好我要照顾你的吗?”

在我初中还没有跳级之前,你比我还高一个年级。由于家长疏于管教,我也在开学之际去追随了那潮流——“非主流”“杀马特”。染了一头白发仍若无其事的去上学。刚一进校门就被教导主任拎住了。就在我跟那个“地中海”说自己是“少白头”时,你那所谓的“学生会会长”终于来了,我一看是你,还以为会被揭老底,忙缩了缩脖子,直愣愣地杵在那里。但你却是瞟了我一眼,摆出你的招牌微笑,对那“地中海”说:“我会让他尽快染成黑发的,请主任放心。”那人竟然真的信了你的话。最后你揉了揉我的那一头白毛,对我说了这句话:

“我会照顾你的,昊昊。”

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染过头,当然,我也没来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。

04

还记得在高一刚考完毕业考的那一天晚上,你拎着两提啤酒到我家。我刚打开门,还来不及反应,你就扑到我肩头,放声大哭。我废了好大功夫才听清你在说什么。

你说你失恋了。在那一刹那,我的心脏好像是不正常地漏跳了一拍。

那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但是我一直搞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要你,你这么好,这么美……

我拗不过哭着闹着的你,从了你的心愿坐到落地窗边前。看着月光,你忽然不说话了,呆呆地望着月亮。我好像也魔怔了似的,看着你那翘着月光的眼睛,不说话了。

不知是多久之后,你递给我一瓶开了的啤酒,一边笑。你好像全然不知自己眼边的余泪。我当时笑着说你好像一条美人鱼,不知道你是否领会到了我的意图。小时候妈妈跟我说“世界上所有美丽的人都是一条美人鱼”

我想,你一定是最美丽的那一条。

05

一切的思绪都被手上的动静扫的一干二净。

见到你咳嗽两声,认为你醒了,就连忙赶去倒水

但等我回来时,你又恢复了那有调理的喘息,以及那潮红的面颊。

06

我的父母貌似一直是不负责任的存在,相反,你的母亲——朱阿姨,一直都是贤妻良母的典范。

还记得在我幼年间,你要去那文艺坊学习舞蹈,由于我家常没大人,朱阿姨常常拉着我一起去接你下课。

有一回我早到了,看见你还在那里“飞”。你手中的扇子真是好看,碧蓝碧蓝的绸缎衔在骨架上。我好像是被窗外的阳光刺得恍了神,盯着你在玻璃那边的侧影不说话了。

不知是过了多久,你发现了我和朱阿姨,欢天喜地的跑过来,嘴里还边跑边叫到:

“昊昊来了!昊昊你怎么来了!”

……

“你叫了我这么多年的昊昊,我……”

“可以叫你正廷吗?”

06

我被你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到了,直到你搂住我的脖子,我才明白——“原来你早就醒了。”

“对啊。”你笑了笑,把我僵在半空中的手牵到你的背上。

我抚了抚你汗涔涔的背,试图打破空气中的尴尬。

“哥,我或许可以叫你……正廷吗?”

良久之后,你“哈”的笑出声来。

“你是我的昊昊,你为什么不能叫我正廷呢?”

07

“滴答滴答……”

夏天的第一场雨在打到地上时沁起来了缕缕烟尘水汽。风徜徉到房间里,凉飕飕的。

我撩起被子,轻声说:

“小心,呵哈,别着凉了,正廷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🍀爱哥哥弟弟啊

🍀日常告白我姐姐 @是鹅然呀

🍀爱河豚 @河豚豚豚豚豚

🍀老大  @是茗菉不是名录

🍀元元啊  @韩锡元(◍•ᴗ•◍)ゝ

🍀砂砂呀 @朱砂

最后,祝各位国庆快乐!

沙雕薄荷激情写文,各位不喜勿喷哦

这两个女人有毒啊
每天怼天怼地
啧啧啧啧啧啧
@奶z女孩  @可爱妹妹

做为月更沙雕
我可可爱爱的问你们一下
想看哪一个😊